CN EN

【共有物分割纠纷】居民可继承农村宅基地上的房屋,不代表其就此取得宅基地使用权

发布时间:2020-11-13 作者:admin
分享到: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1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2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3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孙4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长春,北京仁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贾某

原审原告:孙5

案情简述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孙某1与蒋某系夫妻关系,二人生有五个子女,即孙某2、孙1、孙2、孙4、孙3。孙某2与贾某于1962年结婚,生有一子孙6、一女贾某。1975年5月,孙某2与贾某离婚。1977年,孙某2与陈某结婚,生有一子孙亨。1991年,孙某2与陈某离婚。孙某1于1971年7月24日去世,蒋某于1994年12月26日去世,孙某2于2000年11月11日去世。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号院一分为二,取得两个《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分别登记在蒋某和孙4的名下,蒋某名下的宅基地紧邻孙4名下宅基地的北侧。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朝阳分局于2015年10月8日作出的直投(访)xxx号《国土资源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以及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xxx号民事判决书确认该院内北数第三排房屋四间在蒋某的宅基地范围内。该四间房屋于2009年由孙4出资翻建。庭审中,孙1、孙2、孙3、贾嘉、孙亨称,在孙4翻建之前,该处原有四间房屋,系孙某2、孙1、孙2、孙3、孙4于2000年共同出资建造。孙4对孙1、孙2、孙3、贾嘉、孙亨的上述陈述不予认可,孙4称原有的四间房屋系其于2000年出资建造。就2000年原四间房屋建造出资事项,孙1、孙2、孙3、贾嘉、孙亨和孙4均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

本院二审期间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孙1、孙2、孙3递交北京市某经济合作社股权证用以证明三人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孙4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其享有土地经营权。孙1、孙2、孙3能够提供证据原件,各方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亦未提出异议,本院对此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现仅依据上述证据不足以认定三人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确认。

2、庭审中,孙1、孙2、孙3、贾嘉均认可其本人现为居民身份,贾嘉认可其父孙某2在1994年蒋某去世时已为居民身份,认可孙亨、孙滨系居民身份。

3、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孙1、孙2、孙3现均为居民身份,其虽可通过继承的方式取得农村宅基地上的房屋,但并不代表其就此取得农村宅基地的使用权。孙1、孙2、孙3就此提出之上诉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孙1、孙2、孙3现以共有物分割纠纷提起诉讼,其应就与孙4之间存在物的共有提供相应证据。现孙1、孙2、孙3虽主张其与孙4共有涉诉院落第三排北房四间,但孙4对此并不认可。孙1、孙2、孙3亦未能提供其有权建房及在建房过程中出资出力的相关证据。依据现有证据,孙1、孙2、孙3不能证明其对涉诉房屋享有权利,其提出之共有物分割之诉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最终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