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EN

【股东出资纠纷】股东之间是否可以约定技术出资?法院这么判!

发布时间:2020-11-13 作者:admin
分享到:

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XX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XX有限公司

代理人:向海曼,北京权知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理阶段:一审、二审

案情简介

2014年5月4日,王XX(甲方)与北京公司(乙方)签订《合作协议书》,载明:乙方系一家专业从事石墨烯及其他新型材料的集研究、开发、生产、经营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具备石墨烯的相关应用技术。甲乙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经充分协商,就拟在山东省内共同成立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暂定名,以注册名称为准),以石墨烯为基础,共同研发石墨烯应用,共同开拓应用产品的市场,明确合作各方的权利与责任等事宜,特订立以下协议条款共同执行:一、合作项目:1.在山东省内适宜地区成立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公司);2.新公司成立后,立即建设石墨烯生产线,一期建设完工后达到年产500公斤石墨烯能力,未来二期生产线根据市场需求适时建设;二、新公司基本情况:(一)名称: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以注册名称为准);(二)住所:山东省内;(三)注册资金:1000万元;(四)新公司的股东为:甲方(王XX)、乙方(北京公司);(五)股东的持股比例为:甲方60%,乙方40%;三、出资方式:1.甲方以货币出资1000万元,持股比例为60%,乙方持股比例为40%;2.乙方将其专有的技术应用于新公司;四、双方职责:1.甲方责任:负责筹集注册资金、负责注册事宜、负责按乙方要求订购生产线的设备、负责生产厂房、实验室、办公区的建设、负责生产前的一切准备工作、负责当地政府以及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国防科工委的项目的报送、审批工作、负责产品的宣传工作、负责石墨烯应用的开发工作、负责设备投资、物料采购、产品销售、产品配送、财务管理等;2.乙方责任:提供生产技术,确保按照客户的要求生产出合格的产品、提供生产石墨烯所需的生产线的设备清单、提供石墨烯应用可开发的领域和信息、负责安装调试生产设备、负责生产管理、培训、生产监控、产品质量等、配合甲方做好技术咨询及在开拓业务进程中提供技术支持;八、合作时间:暂定5年,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算,期满后双方如有继续合作的愿望,以本协议为基础修订签署新协议等。

2014年12月23日,山东公司制定公司章程,载明:王XX、北京公司、赵XX等三方共同出资,设立山东公司;公司经营范围:石墨烯及碳基材料技术开发、技术咨询等;公司注册资本壹仟万元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公司注册资本发生变化,应当修改公司章程并向公司登记机关依法申请办理变更登记;股东王XX以货币方式认缴出资600万元,北京公司以货币方式认缴出资390万元,赵XX以货币方式认缴出资10万元,出资时间均为2016年12月30日;公司成立后,向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公司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股东认足公司章程规定的出资后,由全体股东指定的代表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设立登记等。

2014年12月24日,经山东潍坊经济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山东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王XX,注册资本壹仟万元。

2015年1月5日,王XX向北京公司转帐390万元,备注用途“山东公司验资借款”。2015年1月8日,王XX向赵XX转帐10万元,备注用途“山东公司验资借款”。同日,北京公司向山东公司转帐390万元、赵XX向山东公司转帐10万元,按照山东公司章程约定完成出资。2015年1月12日,王XX向山东公司转帐600万元,按照山东公司章程约定完成出资。

此后,北京公司派人员在设备采购、厂房建设、技术交流等方面为山东公司提供了石墨烯制备技术方面的技术支持与指导。2015年11月25日,山东公司取得了名称分别为“一种化学实验取样装置”、“一种石墨烯两级滤芯”、“一种石墨烯香烟滤棒”、发明人为闫立群(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3个实用新型专利。

山东公司主张北京公司未按照《合作协议书》的约定履行专有技术出资义务,故来一审法院起诉。

一审庭审中,经一审法院询问,山东公司与北京公司均认可《合作协议书》中约定的“乙方将其专有的技术应用于新公司”中的专有技术是指石墨烯宏量制备技术。山东公司认可其石墨烯生产线已经完成,生产线由双方人员进行实际操作调试设备,但核心技术的使用系由北京公司的人员操控,山东公司之前使用该生产线生产过石墨烯,后因其与厂房业主存在纠纷,厂房停电导致石墨烯设备暂时无法使用,北京公司的技术人员离开了场地。

一审法院另查,2016年8月16日,北京公司向寒亭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散山东公司。寒亭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山东公司的经营管理出现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故于2017年4月18日作出(2016)鲁0703民初2172号民事判决书,判令解散山东公司。山东公司对该判决不服提起上诉,现该案正在二审中。

一审法院认为,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股东出资应当符合法律规定和公司章程的约定。根据一审庭审查明的事实可知,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北京公司是否负有对山东公司专有技术出资义务。根据王XX与北京公司为设立山东公司而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中关于出资方式的约定,山东公司的注册资本1000万元全部由王XX筹集,王XX持股比例为60%,北京公司持股比例为40%。根据山东公司章程中对于股东出资方式的约定,山东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王XX以货币方式出资600万元,占山东公司60%股权,北京公司以货币方式出资390万元,占山东公司39%股权,赵XX以货币方式出资10万元,占山东公司1%股权。根据上述约定,山东公司各股东的出资方式均为货币出资。事实上,各方股东均已经按照公司章程约定足额出资,并在依法进行验资后与其他变更事项一并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属有效出资,资金来源并不能成为否定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理由。《合作协议书》中关于“全部注册资本由王XX投入,各股东分别占有山东公司约定份额的股权,北京公司将其专有的技术应用于山东公司”的约定系股东对各方掌握资源、投入成本等因素综合考量的结果,其中“北京公司将其专有的技术应用于山东公司”虽然在行文中被列于“出资方式”项下,但无论从文字表面“应用于”的释义角度理解,抑或从《合作协议书》中北京公司责任义务的内容分析,还是从北京公司此后实际参与山东公司经营的方式角度考虑,都可以看出该约定并非对于北京公司出资义务的约定。因此,北京公司并不负有专有技术出资义务,山东公司要求确认北京公司未履行专有技术出资义务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山东碳为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后,山东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