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EN

【合同纠纷】与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是否能认定借贷关系?

发布时间:2020-11-12 作者:admin
分享到: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某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北京某世纪科技有限公司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雨,北京权知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理阶段:一审、二审、再审

案情简述

再审申请人王某因与被申请人北京某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世纪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xxx号民事裁定,向法院申请再审。

王某申请再审称,(一)关于2014年5月4日《合作协议书》。该协议书与山东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的设立没有任何关系,与本案更没有关联性。现被申请人以没有实际履行且与本案无关的《合作协议书》作为其取得390万元的依据,被二审法院加以认定,属于对事实和证据的认定错误;(二)关于2014年6月4日《合作协议书》与某公司之间的关系。2014年5月4日《合作协议书》与某公司的设立没有任何关系,二审法院错误的将2014年5月4日《合作协议书》认定为某公司股东之间的《合作协议书》,是对事实和证据的错误认定,从而导致适用法律错误;(三)关于被申请人的记账名目。二审法院错误的理解和认定被申请人记账凭证,事实是被申请人对某公司的390万元“长期股权投资款”,正是来源于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的借款;(四)关于举证责任的认定。二审法院认为申请人应对双方之间的“借款合同关系”及借款、还款合意承担举证责任,认定申请人主张双方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证据不足,该认定错误。申请人为被申请人390万元的债务债权人,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归还390万元;(五)关于新证据以及二审不开庭审理。申请人在二审中通过邮寄的方式向二审法院提交了新证据,即被申请人2016年《审计报告》,但二审法院未就该新证据进行质证,并仍然以不开庭审理的方式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69条的规定。

某世纪公司称,(一)2014年5月4日签订的《合作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是双方合作设立某公司的基础和前提,申请人称《合作协议书》已经实际终止履行与事实情况明显不符;(二)《合作协议书》中对实际出资数额和占有股权比例的约定合法有效,申请人依据协议向答辩人支付390万元系履行协议的行为,双方没有借贷合意,不存在借贷民事法律关系,申请人的再审请求不成立;(三)被申请人2016年的《审计报告》与记账凭证准确记录了390万元的来源和去向,事实情况与协议约定相符。进一步证明被申请人取得390万元非基于借贷合意,与申请人没有借贷民事法律关系;(四)申请人和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某公司在与被申请人的多个诉讼案件中对《合作协议书》有或为终止或为严格履行的矛盾认定和主张,为达诉讼目的刻意歪曲其他事实情况,其行为实属恶意缠讼,请法院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再审申请。

法院经审查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现王某主张双方之间是借款合同关系,其应对存在上述法律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根据王某提交的汇款凭证、某公司章程及工商登记信息、审计报告等证据材料以及某世纪公司提交的2014年5月4日《合作协议书》等证据材料看,协议约定成立的公司注册资本、公司地点、王某持股比例等均与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一致。王某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某公司于2017年10月24日起诉某世纪公司的起诉状中亦表述“被告北京某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与原告另一股东王某于2014年5月4日签署《合作协议书》,约定共同设立山东某科技有限公司,…被告对山东某公司390万元出资虽经工商登记为货币出资并实际缴付,但该出资款实为王某垫付,便于公司设立之初的工商登记需要,被告实为专有技术出资。”,因此,原审法院认定王某与某世纪公司之间存在由王某实际出资的约定,同时,也可以看出双方之间并非简单的借款合同关系,认定王某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借款和还款的合意,并无不当。另外,依据法律的相关规定,裁定驳回起诉的案件,二审可以不开庭审理。

最终驳回王某的再审申请。


推荐新闻